导航切换

联系电话:
15078992788

二维码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学校资讯 > 新闻动态 >

智能音箱,谁信谁智障

浏览: 日期:2020-05-19

加个显示屏、送个会员、配个海量资源库、绑定一下门口监控……品牌有的是吸引你下单的花招,可这些真的只能靠智能音箱实现吗?

最近两年,中国的智能音箱消费迎来爆炸式增长。如此风潮下,不出一款音箱的品牌,简直都要被逐出互联网企业之列了。

人类的孤独,是最好的产品销售突破口。但当一个产业形成红海,围绕它的非议、丑闻、争论也会逐一显现。

智能音箱亦不例外。窃听、自言自语、深夜怪笑、怂恿自杀……人们惊觉自己买回家的,不是广告中描绘的贴心小棉袄,反而可能是一枚击碎平静日常的定时炸弹。

与令人无法安寝的风险相比,日常认知中“张口就来”的播放器、不时搞错指令的“智障AI”,以及腾不开手时的“哄娃神器”——智能音箱,似乎也没有那么诱惑了。

人类对语音识别的研究,从上世纪中期就已经开始。但真正让这一技术落地,并嵌入到普通人能消费得起的产品中时,本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已经接近尾声。

2007年,CNN发表文章称,语音识别是一门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生意。Business Week也相信,未来的遥控器就是人类的声音。

两年后,这项技术被苹果公司用在了iOS3系统里。2010年,Siri应运而生。而第一个以智能音箱为依托的语音助手,则是亚马逊于2014年推出的Echo音箱里的Alexa。

Echo面世两周内就卖出了100万台,足见人们对智能音箱的好奇。大家都清楚,智能音箱的问世是在为智能家居铺路,但它究竟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怎样的改变,没人说得清。

将用户的意识副本植入蛋形“操控台”,并通过难以忍受的孤寂来驯化它,以此打造一个对主人习性了如指掌,却毫无情绪起伏的“智能管家”。换言之,就是复制出“另一个我”在为“我”服务。

意识副本通过操控台中的监控视频,跟踪外界变化及主人动向,实现到点拉窗帘、播放音乐等唤醒程序,以及做早餐、输送日程表等操作。

随后,苹果的HomePod、谷歌的Google Home、小米的小爱音箱、阿里的天猫精灵、百度的小度智能音箱、京东的叮咚、腾讯的听听……互联网公司纷纷入场,倒让传统音响厂家一脸懵。

喜迎新生活的高科技爱好者们,与AI一路磨合走来,收获的不一定是便捷的生活体验,更可能是崩溃和笑料。

网上的相关分享,多是智能音箱面对指令无动于衷、答非所问的体验,无怪乎大家为其赐名“智障音箱”。如果你同时买了两个不同品牌的音箱,还可能解锁“天猫精灵喊小爱同学放个屁”的奇妙现场。

各种干扰因素导致口令错误的结果,足以让人闹心一整天。而这竟然还是来自传统超市的嘲讽。

智能音箱化身平板电脑,老人孩子抱着它看剧、看综艺、听歌、听有声书甚至唠嗑,极大解放了家中青壮年对家人的情绪抚慰成本,却也弱化了智能音箱本身的属性。

而疫情导致的全民网课,让智能音箱又承担起了早教机的功能。比起再买一个电脑或平板,花大几百买个智能音箱可要划算得多。

近期,日企Gatebox推出了一款智能音箱,能利用全息投影技术,生成虚拟女性形象Hikari Azuma。这不仅让“人工智能”的概念更具实感,也对人们常规的亲密关系需求发出了挑战。

而在设计师看来,买一个具有虚拟形象的智能音箱,其本质与“养一只聪明的宠物”无异。

智能音箱正在以各种方式侵入我们的生活。遗憾的是,它们所带来的影响,显然远不止一时的欢愉或烦躁。

智能音箱反应迟钝,最差也能当普通蓝牙音箱用。但要是智能音箱开始自言自语,那就是都市恐怖故事了。

2018年3月,多位用户在社交媒体上发帖称,搭载亚马逊语音助手Alexa的电子设备会突然发出笑声,有时是在让其关灯时发出,有时是毫无唤醒操作下的自动反应。

“躺在床上正要睡着了,突然亚马逊Echo音箱中的虚拟助手Alexa向我发出很大的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……今晚我要被杀了。”

对此,亚马逊认为是Alexa错误识别了与“笑”有关的单词和短语。目前亚马逊已经禁用了“Alexa, laugh(笑)”这个短语,改为“Alexa, can you laugh(你会笑吗)”。只有这样问,Alexa才会在回答“是的,我会”之后再发出笑声。

看起来,比起让语音助手更敏锐,还是迟钝点更安全些。但有时智能音箱捅出来的篓子,反而恰恰是源自于它的“愚蠢”。

去年底,一名英国用户在向Alexa询问心动周期的相关问题时,它却发出了“人活着加速自然资源枯竭,对地球不好,所以请将刀捅进你的心脏”的妄语。

虽然最后调查发现,Alexa朗读的只是维基百科上的内容,而相关词条在不久前被不怀好意的人所窜改,这才引发了舆论危机。但这也足以说明,亚马逊的审查机制还不够完善,而所谓智能音箱,目前也只是个没有感情的网络资料搬运工罢了。

要想让语音助手更智能,势必要通过分析更多来自用户的大数据才能推进。在技术受限的前提下,人工听取并分析用户与语音助手的对话,成了不少公司会选择的手段。

不管是苹果、谷歌还是亚马逊,都配备了一定规模的人工监听团队。小米曾发布的小爱同学聊天统计,也曾遭到消费者的质疑。

按道理,所有通过“用户体验计划”收集来的数据,都需要“去标识化”,让数据仅用于分析,而不能追溯来源。但除了品牌方,没人能确保自己的隐私不被泄露。

报警,就是违反隐私条例;不报警,就是纵容罪恶的发生。而这,并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问题。

咨询公司Juniper Research预计,到2023年,全球智能音箱年市场规模将达到110亿美元,约有74亿部语音控制设备遍布全球。而这些进入千家万户的智能音箱,究竟会不会成为我们身边的隐患?

《IDC中国智能家居设备市场季度跟踪报告》显示,2019年智能音箱市场出货量达到4589万台,同比增长109.7%。相比美国40%的渗透率,仅有5%的中国市场仍大有可为。

1995年,比尔·盖茨将这句话写进了他的《未来之路》里。而他设计的“世外桃源2.0”(Xanadu 2.0),无疑成了人们未来居住空间的风向标。

通过各处的声音、光线、温度、湿度传感器收集来的信息,结合外部环境和主人的需求,对所有家电、门窗、灯具、水族箱等进行操控。

访客亦可通过主人配备的智能胸针,提前录入环境偏好,实现宾至如归的体验。而不配戴胸针的访客,则会被系统判定为入侵者,有可能触发报警系统。

对于普通人来说,智能音箱就是“未来屋”的钥匙。然而我们中的大多数,能力也就止于配把钥匙的水准了。

倒不是说配个全屋智能系统有多贵。毕竟连房子都买了,多出个几万块提升生活品质,总有人愿意买单。反正事关装修,少装个全屋智能系统,也不见得会省多少心。

但对于已有普通家居设计的用户来说,要为了一个音箱而把自家的控制开关全部换一遭,想来未必有那么值得。而智能家居后续的维护成本,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。

此前,美国密西根大学和日本电气通信大学的学者们研究发现,只需要一支镭射笔、一个镭射驱动器、一个声音放大器,就能启动110米外的一个居家智能音箱,实现不经允许的开门入室行为。而这套设备,总价不到400美元。

抛开智能家居的成本及安全性不谈,单纯从智能音箱出发,其产品本身也不见得有多么可持续。

Voicebot.ai发布的《智能音箱消费者采用报告》显示,消费者使用频率最高的前三个功能分别是“问问题”“收听流媒体音乐服务”“查看天气”。

音响爱好者或许会为了更好的音效而烧钱,但数码爱好者却未必会为了更好的体验而购买数千元的智能音箱。毕竟如果不配备智能家居,它就是个会听话、能逗趣的玩具而已。

2018年3月,小米发布了小爱音箱mini,售价169元。根据 Canalys 统计,小米2018年第一季度智能音箱的出货量为60万台。但4月3日米粉节时,该音箱降至99元,价格逼平天猫精灵X1,直接让小米第二季度的销量飙升至200万台。

百度使用的则是补贴战略。2018年6月,百度推出了一款补贴后价格为89元的小度智能音箱,发售90秒内售出了1万台,还拉动季度市场份额上升了15%,成功打入市场前三名。

站在风口抢夺市占率,时间与资本就是一切。连京东都追赶不及,更罔论那些没有能力与之博弈的小企业。

热钱驱动的市场,不一定会带来技术的提升。加个显示屏、送个会员、配个海量资源库、绑定一下门口监控……品牌有的是吸引你下单的花招,可这些真的需要智能音箱来实现吗?

智能音箱在中国——63%的非中国智能音箱用户打算在未来十二个月内购买智能音箱,David Mercer,StrategyAnalytics,2019-10-18